一晚被强奸两次

  这一晚,美妮跟男朋友吵得好猛烈,因为怀疑他在外头别有女人
 
  他说她不相信他,而她又不肯妥协,所以他们就闹翻了!
 
  她带着愤怒的心情走了出去,流连于人群满布的街道上
 
  漫无目的地四处荡.
 
  走到一间酒吧的门前,想了想便进去了!
 
  她从没试过独自一人到酒吧喝酒的,但心情仍未平伏的她
 
  这晚很想用酒精麻醉一下愤怒心情...
 
  现在是11时多了,但酒吧仍有很多客人
 
  她坐在吧台前的高脚椅上,叫了两瓶啤酒来喝
 
  一向酒量也很浅的,喝完两瓶后,已开始有点点酒意了
 
  但仍觉未够,她又再叫了两瓶...
 
  就在这时候有一个陌生男子走过来,坐在她身旁的椅子上
 
  他跟她说:〔小姐,一个人这幺闷,不如我陪你划拳好吗?〕
 
  原来他是来搭讪的,如果在她清醒状态下,一定会拒绝的
 
  但这一晚,她心情实在太混乱了,在酒精的薰陶下,又有点想报复男友
 
  她没拒绝那男人,她跟他开始倾谈玩乐起来...
 
  〔哈哈...你又输了..喝酒啊!〕男子笑说着!
 
  美妮已连续输了很多拳,喝了很多,她竟拿了男人那瓶啤酒来喝也不知道
 
  男人看在眼里,一边在打量着她
 
  小妞儿看上去大约20出头,穿上开腔外套,短裙子和一对球鞋
 
  乳房也蛮丰满的在外套下挺出来,臀部也饱满圆浑,包裹在薄薄的短裙内
 
  皮肤虽不是太白晢,但却很细滑,青春气息洋溢!
 
  酒精在她体内急速起作用,脸蛋开始发烫,视线有点花,头有眩
 
  男人有意无意用手肘轻碰她的乳房侧边,试探一下反应
 
  她的感觉反应亦随之减弱,对男人的轻薄一点也不遗意
 
  男人见她没有抗拒,开始把一只手缠在她腰间,上下扫着
 
  见她又没有大反应,他另一只手大胆地放到她胀满的乳房低部擦摸着
 
  她有少许摆动身躯,但她的头已经好昏,有点天旋地转感觉
 
  根本没有意识或气力去抗衡那只手!
 
  男人越摸越兴奋,索性张大手掌抓捏她整个乳房
 
  虽然隔着衣服,仍觉弹性十足,大约是34b的上围,男人一掌也不能尽握
 
  那男人胯下的鸡巴已经蠢蠢欲动,这晚走了好运,飞来艳福,怎能白白让她溜走呢?
 
  见她只用双手托着头,眼睛半合的,醉意极浓
 
  他在她耳边说:〔你不舒服吗?不要睡在这儿啊..我扶你出外头清醒一下好吗?〕
 
  她根本没太听进他说话,只管点了两下头
 
  男人便扶着摇摇欲坠的她,出去酒吧外的冷巷,那儿是掘头巷,所以没有途人会进来的
 
  男人在这里可以为所欲为了...
 
  他脱去她的开腔外套,里头是一件吊带小背心,他扯高了背心
 
  一双奶跳着似的弹了出来,他推她背部靠着墙壁,他把粉玉色的乳罩掀高,
 
  肆意地搓捏她一双大奶,她虽然是醉,但也有几分知觉,
 
  她用一双软弱无力的手企图推开他:〔不要啊...不...救命呀..不要...〕
 
  可惜她的声线太微弱了,人也机乎站不稳了,怎有力气反抗?
 
  男人完全没理会她,他把头埋到她一对奶前,忘形地吸吮着她的粉红色的奶头
 
  他用双手一起按着她的手在墙上,她的姿势现在像举高了手,但是被按住的
 
  男人把一对奶头轮流地舔吮,她两双奶也布满了男人的口水,水光闪烁的
 
  她口中不停说:〔不..不要..求你不要..啊...不....求你...〕
 
  但她控制不了生理上的变化,乳头被吸吮得又胀又硬,像两颗圆大的葡萄挂了在胸脯前
 
  男人一手再掀高她的小短裙,粉玉色幼带内裤暴现,他毫不客气一手伸入内裤里头抚弄
 
  他在她阴唇不停地搓揉着,嘴仍然吮着一只奶,美妮此刻感到全身酥软
 
  但她理智上依然不想被人这样羞辱,她用那只没被按住的手拼命地推他的头
 
  〔走开啊...不要这样...啊..喔...啊..不要...〕
 
  当然,她是推不开一头欲火焚身的野兽!
 
  他把手指按住了阴核,然后不停地颤动着,蜜汁随即泊泊流下来
 
  她此刻感到羞涩的快感涌上心头,她欲抗无从!
 
  他知道是时候了,他即拉开裤錬,掏出早已抖大坚硬的热棒来
 
  然后把她的内裤褪到大腿上,按下她的身躯,她90度弯曲着腰
 
  那整片湿润淋漓的蜜穴清楚地展示男人眼前,浅粉玉色的蜜穴好诱惑人
 
  男人将热棒一顶而入,一插就插到最尽
 
  她〔哗〕声地叫,她知道没回头了,阴穴都被人插着,还可以怎样?
 
  她眼角渗出抖大的泪珠,一滴滴的滑下来
 
  男人很大力的抽插着,每一下都把她撞得向前俯冲的,紧窄的阴道有被撕裂的感觉
 
  〔呀..嗄∼∼∼喔...呀...呀...喔∼∼∼∼〕
 
  她的吟叫声夹杂着痛苦和微微兴奋,男人很享受她热哄哄的阴壁,和阴道的吸啜力
 
  再加上强奸带来的刺激感,他抽插了十多分钟左右,就泄了,他的龟头在阴穴里抽搐
 
  然后精液全喷了在她蜜穴里,潺滑的精液沿着大腿滑下,她连忘即拉上内裤穿好
 
  一边又擦拭脸上的眼泪,但那男人已经飞快地逃之夭夭!
 
  她非常后悔,为什幺要独自来酒吧?又好痛恨自己,刚才为何会有快感?
 
  怎幺被人强奸也有快感,即使是一点点也不应该有的!她很恼自己
 
  她拉好衣服,再次走进街道上,行人都有注视她,可能她哀愁的面孔
 
  还有一头有点凌乱的头发,被人感觉有点奇怪...
 
  她也不知自己要去哪儿,只知道很不高兴,想哭又哭不出来
 
  突然..有一男子声音叫她:〔美妮!你到哪去?〕
 
  她抬头一看,原来是男友的哥哥,他叫小伟
 
  〔我...我不知道...我...〕她看到熟人,欲言又止
 
  始终是被人奸了,不是光彩事情,她不知道好不好跟他说
 
  〔你怎幺了?不舒服吗?阿忠(美妮男友)呢?〕小伟见她有点异常,再追问
 
  〔不要提他了,不是他,我今晚就不会....〕她差点说了出来
 
  〔不会怎幺?你刚才做什幺啊?〕小伟开始怀疑她一定有秘密
 
  她眠着嘴没有说下去,一副想哭的脸
 
  〔前面有一个公园,没什幺人的,不如到那边冷静一下,你慢慢告诉我吧!〕
 
  小伟说着,她也点了点头,就一起去了公园
 
  他们在一个小凉亭坐了下来,因为这公园只是下午时段才会多点人来
 
  晚上是没太多人的,四下又比较暗黑,只有他们两人
 
  美妮在寂静的环境下,冷静了一点,她终于告诉小伟刚才被强奸的事
 
  〔什幺?被人强奸?那...他怎幺奸你的?〕小伟听后愕然,又追问
 
  〔那男人..他推我靠着墙,掀高我的上衣,然后..他吻我的..乳房..〕
 
  她说时带点羞涩,脸颊绯红
 
  〔然后呢?〕小伟越听越觉得兴奋,着她说下去
 
  〔他又伸了手进我的内裤里摸我的阴道,我有反抗但不够他大力...
 
  后来他脱了我的内裤...就...插入来...〕她脸更红地说出
 
  小伟一边听,另一边胯下的鸡巴开始兴奋充血
 
  他看着美妮心想,原来这幺容易就可以干到她,我来一下也好啊...
 
  他的淫念充斥脑袋
 
  他一手搂着她,然后说:〔你这淫娃,跟人干得那幺爽还说被强奸?〕
 
  〔你干嘛?放开我...小伟..你疯了吗?〕她被他举动吓一跳,她极力推开
 
  〔刚才那幺快的,一定不够爽吧!我来令你尝尝欲仙欲死啊!〕小伟淫笑着说
 
  他扯脱她的外套,再一手扯高乳罩,两只雪白的大肉球慌张地弹跳不巳
 
  她那两只大白奶双双向前抛动,他两手捏下去,热力之中充满弹性
 
  〔不要...啊....呀....呀....〕她用有点沙哑的声浪呼叫
 
  但可能刚才一役,已令她筋疲力竭,她反抗力更加低
 
  他按了她在凉亭的石椅上,对着动弹摇晃的大白奶
 
  〔那男人是这样吗?就是这样吮你的奶吗?〕他说着便把头埋过去,用力地吸吮她乳头
 
  〔不啊...小伟...求你停止啊...不要....〕她仍喊着
 
  他用舌尖又舔又吮她乳头,还不时用齿轻轻地咬,她又开始有那种酥软感觉了
 
  小伟握着大奶又晃又搓的,两边轮流不住舔吮,两双奶头又开始发烫发胀!
 
  〔小荡妇..你的奶胀得差点儿挤出奶水了..呵呵...〕他兴奋地说
 
  〔你...这混蛋...嗄...不要...不要搞啊...〕她已没气再说
 
  一手再扯高那短裙,脱下她的内裤,刚才被人抽插过的阴穴,湿漉滑潺潺的
 
  还有点胀红,再加上淫汁正从阴穴泊泊涌出,他的亢奋至极
 
  〔你这荡妇给操得淫洞也胀开了,现在又想被干了吗?看看自己的淫汁吧!〕
 
  他用两根手指在阴穴挑出白沫沫的淫水,再展示在她眼前
 
  她清楚看到小伟的手指真的完全被淫汁涂满,她感到莫名的兴奋...
 
  〔我就吮干你的淫汁...小荡妇..〕他就把嘴贴上她湿湿黏黏的阴穴上舔起来
 
  他用舌头轻轻舔着那暗红的阴蒂,时而又吸吮着,淫水更加像河水缺堤流下
 
  〔啊...喔...啊....你..怎可以..啊....〕
 
  她按捺不了魔鬼的欲念了,下体的阵阵酥软痲痺直刺她每根神经线里
 
  〔被人干过的淫穴原来好滋味啊∼教人好兴奋!!〕小伟边舔边说出
 
  他用舌头颤动着她两片阴唇,再来回舔吮阴蒂核心
 
  他吮得唧唧有声,淫水充斥他口腔内,整个阴道布满他的口水,淫水,和残余的精液
 
  糊粘粘的一大片,根本已分不出是什幺了〔啊...你舔得我没命了..喔..啊..喔..〕
 
  她毫无保留地放浪呻吟,她没想到第二次被人干,会可以这幺爽的
 
  她淫穴一阵抽搐,大量阴精涌上,他大口大口地尽吞肚内,一滴不漏!
 
  〔好淫荡的贱货,我喜欢...来,给我啜弟弟〕他取出大大的坚挺热棒塞进她小嘴内
 
  她伸出舌头慢慢的刮着他的龟头,他立刻一阵快感涌上来,她再整根含入口中
 
  肉棒钻在一个温暖,湿热的地方,胀的更大更粗了..
 
  他一边搓揉着她的双奶和奶头,非常享受
 
  他慢慢在她塞得胀满的嘴巴抽送起来,甚至有几次探得深到她的喉咙�
 
  他快忍不住了,拔了出来,向着那汪洋般的肉洞插进去了
 
  使劲的向上顶着,以便他更能深入到她的花心,她也两腿紧夹住他的双腿,
 
  一起一落,然后又猛烈地抽送着...
 
  〔呀...啊..顶到...子宫...了..啊...喔...〕她吟呼着
 
  〔小贱贷...那男人是这样操你的淫穴吗?...我可是操得你更爽?〕他边抽边问
 
  〔是...啊...你抽得...我好..爽..啊..喔...喔〕她淫浪地说
 
  她周围的阴毛也湿透黏成一团,沾复在他的肉棒上,分不清是谁的汁液了
 
  他一出一进的抽插着,她也掉进了高潮的旋涡中,淫穴开始抽搐收紧起来
 
  〔啊...呀..天呀..受不了...啊...啊...呀...〕
 
  猛然的撞击,阴囊拍打下去,使得噗叹声响,他被她紧窄的穴洞磨擦得受不了
 
  龟头抽搐了几下,他差不多要射了,他从阴穴掏了热棒出来
 
  放到她嘴巴去,她亦张口迎接,白沫沫的精液喷洒出来
 
  她伸出舌头又舔又吮他抖动搐着的龟头,有些又洒到在她脸庞上
 
  她软弱无力地躺在石椅,腿仍是张得大大的
 
  淫汁流到石椅也沾有,他看见又不禁低头下去吮几下
 
  〔好淫的荡妇,被人操两次...还有这幺多汁...
 
  下次男友操得你不够时,记得找我!我又来给你爽啊∼〕
 
  她感到又羞但又兴奋
 
  她跟男友做过无数次,却从没试过像这晚的爽
 
  她对于强奸,真是又爱又恨呢!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