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妓黄蓉传第二.三章

第二章 黄蓉自负智计深 母女沦为屌下俘

  长春四老自持武功和才智了得,两年前投靠了霍都王子,美女荣华富贵随之

而来,贪婪的四老,?了扬名,更曾挑战国师金轮法王,面对一身绝世武功的金

轮法王,四人最终战败而回,战败后的四老更得不到霍都的重用,之后四老不死

心和霍都打赌,当?扬言三个月内能将丐帮帮主、中原第一美人黄蓉赤裸裸的活

捉回来给霍都享乐,震惊中原武林,于是四老立即南下大宋并潜入襄阳城部署行

动。

  四老之首东岳经过个多月来的细心观察,终给他发现郭芙是武功才智过人黄

蓉的唯一死穴,便趁着郭靖及?武林人准备武林大会之际,展开其诱捕黄蓉计划…。

  此时宽扩的庙宇内,郭芙的罗衣并未被完全褪去,胸前虽是敞开,露出雪白

的一片,但衣襟处仍挂于她双手的臂弯处,因此罗衣的裙摆也刚好遮住她和北狂

交合的羞处。

  在一旁看守住黄蓉的三老,则因此只能看到郭芙上半身裸露的无瑕躯体,至

于刚刚郭芙的花穴是如何被开苞、被插、被,他们是全然没有看见,但郭芙披挂

于双臂的罗衣、裙摆处属丝质材质,能很清楚勾勒出她那腰下至臀部的诱人曲线,

而且再加上北狂那手落穴、手起退屌的动作,使得郭芙的身形也随之起起落落,

透过由那交合之处传来的剧烈交击之声,他们三人或多或少也能感受到一点视奸

的兴奋。

  不仅如此,也因郭芙下身全被罗衣给遮掩,三老的目光更是集中在郭芙的双

峰之上,透过北狂大力的抽击,他们可以清楚看见,那郭芙白晰可人的双峰是如

何尖挺的跳动,乳球上那二粒粉嫩的焉红是如何撑涨,甚至是郭芙被北狂至半昏

迷状态时,她的脸上是怎?样的动人神情,满溢芳香的长发是如何飘凌,身体是

如何的颤动、弓起,三老皆是尽收眼底,这样半裸半现的视奸,对三老而言仍是

别有一番迷人的滋味在的。

  不过见到如此景像,还能忍住冲动,那似乎是不太可能,更何况三老的身前

还擒着一位姿色绝不逊于郭芙、威名更是远胜于她的黄蓉,三老又何能不动心呢?

  三人怒涨的下体,明显的给了答桉。

  「郭夫人,现在是不是该轮到你了呢?」黄蓉正在运功逼毒的紧要时刻,但

此时出自于东岳之口,却有着极重的淫靡气味。

  「呃……你们……」黄蓉再次在不经意的情况下惊呼出声,南霸、西夺听东

岳这?一说,竟立刻解去她肚兜上的二条细绳,并由南霸将之取出。

  拿出黄蓉的肚兜后,南霸更是毫不客气将那绣着红花的肚兜挤成一团,拿到

鼻子前嗅了起来。

  「嗯,长久以来黄帮主豔名远播,今日一见果真如此,连这贴身之物也是芳

香怡人,嗯。」说完南霸又故意嗅了几下,还发出淫靡的声音。

  「二哥,让我闻闻。」从南霸手上接过之后,西夺也拿起来嗅了一下,果真

发觉南霸所说并不假,那洁白的红花肚兜当真散发着浓郁的幽香,迷人的程度,

令西夺也?之神醉。

  东岳带着色眯眯的眼神、淫邪的笑容续道:「老夫五十多岁,但房事仍如同

少壮,今天定可以让你爽翻天,我可是还没见过你这?美的女人,佼好的面容、

标致的身材、修长白晰的大腿、高贵的气质、还有,嘿嘿嘿,你高耸的奶子、丰

润的屁股,让我的肉棒都快要爆了。」

  就算是圣人在此情形,也难以不受影响,更何况自己的女儿又正被淫辱,想

定住心神更是不易。坚挺的双乳已然袒露于淫贼身前,而且南霸及西夺的手还不

时去抚弄、挤弄着,黄蓉怒瞪了三老一眼,见东岳带着嘲笑回瞪于她,她才惊觉

自己又忘了专心逼毒,如果不快把毒逼出,那她只剩下被凌辱这条路可以走了。

  不过才刚要强自入定,东岳的动作又让她再次的分神,仔细一看,东岳竟于

瞬间就脱去她罗衣之下的私裤,圣洁的禁地就这样裸露于东岳的眼前。

  「你这淫贼……住手……」坚定如黄蓉心志,此时此刻也无法再忍耐下去了。

  「啊!你…。…定不得好死…。」黄蓉又一次的惊呼,行动俐落的东岳,这

次竟抓起她的秾纤合度的大腿跨于他的肩上,这?一来,黄蓉神圣的禁地可说是

完完全全暴露在东岳的眼前。

  「啧、啧、啧,美、真是美极了!没想到郭夫人的蜜穴竟然也能像本人般一

样的美丽动人,老夫今天真是大开眼界。」那微微凸起的耻丘中,是一道透露着

神秘纷红色的密缝,密缝之上是一区整齐而稀疏的耻毛,耻毛排列不杂不乱,配

合着那完整的娇鲜欲滴的粉红色花穴,东岳也不禁有些癡了。

  「长春四老,我定不会放过你们……你……你还不快放开我!呃……」感到

羞辱的黄蓉,此时脸上的冷傲已去了少许,但脸上满是不屈的神情,话语间也充

满的不屈的意味在,只是话却不能讲完,东岳的动作又使她娇躯一颤,话也因此

断了。

  只见东岳已急不及待舔拭着黄蓉那完全无瑕的禁地,东岳越舔越是感到有味,

圆厚的舌尖更是放肆地撑开禁地上两片守护的花瓣,长躯直入,直往花辨中那如

红豆般大小的花蕊舔去。

  「住手……嗯……」黄蓉的娇躯不时的发出微微的颤动,只因那敏感的花蕊,

不停的被东岳的舌头挑动着,异样而莫生的感觉让黄蓉想压也压不住。

  「不行,我黄蓉岂能在此认输,还只差一点点就把毒逼出了,我要忍过才行。」

心念一转,身体也立刻有所行动,强自收心回神,黄蓉即刻便让自己入定,用心

驱毒,?的是争取最后的时间。

  南霸及西夺手上动作从未停过,西夺更从怀中取出一小包粉末,拆开了并将

粉末俏俏掏在黄蓉的乳尖上,虽然只是玩弄着黄蓉的乳球,但黄蓉双乳不仅尖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