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处女妈妈 6(完结)

她脑子里一片空白,似乎她的心也跟着我撞了过去,等妈妈回过头来时,发现我已经昏在床上,头上和墙上满是鲜血,床单上被血染红了一大片。妈妈急忙过去抱起我大喊:“孩子,你怎幺了?孩子!”我没有反应,但是呼吸还有。孩子知道出大事了,慌忙穿了衣裤,用一条毛巾包扎好我的额头,抱起孩子就向医院赶。幸好路上车子不多,我伤得不严重,妈妈也是医生,伤口处理适当,并且和医院一个外科主治医生(张医师)又是同事,经过即时抢救终于让我脱离了危险。

  知道我脱离了危险之后,妈妈再也撑不住了,紧紧抱住我把我的头深深埋进她怀里便睡着了。

  等我醒来,发现我的头深深埋进妈妈怀里,感受着妈妈胸前的伟大、酥软,心中欲火又熊熊地燃烧起来,但不敢轻举妄动,只是抱紧她的纤腰装睡,享受着妈妈温软的怀抱。

  等到妈妈醒来,首先想到我,侧眼望去,见他抱紧她的纤腰,脸颊深深埋进她的怀里,似乎睡得十分香甜,但不停抖动的睫毛出卖了他。

  看到此景,妈妈心底苦笑,她自然知道我还是死性不改,,借机揩油,不过她已是不大计较了,她的清白之躯都已让他给夺去了,现在还会在乎这个了,方才我撞墙时的瞬间,她不及多想,此刻静卧草丛细细思量,深感生命的宝贵,更让她惊醒悟到我在她心中的份量,竟是重逾性命,她心中暗暗下了个决定,一个重大的决定,这对她今后来说也不知是祸是福,不过她已不管那幺多了。

  她的心境一下子明朗起来!

  她轻声道:“我快起来,妈妈有要紧事儿要跟你说!”

  我见妈妈开口,不敢再装睡,依言坐起身来,关切道:“妈妈,你还好罢?”

  妈妈微微苦笑,道:“倒没有事,不过妈妈现在累得全身都动不了啦!”

  望了他一眼,忽然笑道:“你不是最想欺负妈妈的吗?现在就是很好的机会了!”

  我一怔,尴尬一笑,嗫嚅着说道:“我……我……”

  妈妈轻笑一声,低声道:“呆子……还不扶我起来!”随即脸上微微一红。

  我连忙扶妈妈坐了起来,见她细语浅笑,脸泛淡淡红晕,不禁瞧得呆住了。

  良久,我缓缓吁了口气,赞道:“好美!”

  妈妈笑了笑低声说道:“就你贫嘴!”

  他见妈妈心情愉快,忍不住道:“妈妈!你……你不恼恨我了罢?”

  妈妈微微一笑,道:“我从你撞墙那一刻起,我就明白你对妈妈的一番情义,也就不恼恨你了!我,妈妈现在开心的很!”

  我又是欢喜,又是感动,道:“妈妈,你待我真好,我以后不再惹你生气了,一定听你的话。”

  妈妈侧目瞧了他一眼,忽然惊道:“你的头怎幺又开始流血了?”

  我伸手一摸,他淡淡一笑,道:“没有事的!是之前的,现在已经好了”

  妈妈怔怔的望着他,想起跳崖前我痛哭叩头的情景,她歎了口气,便偎依在他胸口,握住他手,轻轻在自己脸上抚摩,低声道:“我,你喜不喜欢妈妈?”

  我心下一喜,忙道:“这还用问吗!我自然喜欢你了”

  妈妈嫣然一笑,很是开心,她忽然脸上一红,低声道:“那你想不想娶……娶我为妻?”侧目凝视着他。

  我心中的欢喜无法言喻,连忙叠声道:“我要!我要……”

  妈妈抱着我的手臂,轻咬着我的耳根,软软地说道:『从今天起,你就是妈妈的汉子,妈妈的天,没有外人在时,你想对妈妈怎样,妈妈都依你。赶明儿个妈妈上街买些东西,将我们家整治成咱母子俩的鸳鸯窝,再让妈妈好好的侍候你这小冤家,以偿你对妈妈的一番情义,你说好不好』

  我转过身子,仔细端详着妈妈──眼前这个女人,还是那和自己相依为命十数年的母亲眼前的她,眼神散发出无限的春色,头上的秀发,因为急着救我没有整理而略显零乱,似张还闭的红唇,好像正等着情人的品尝,依然突出的乳头、起伏不定的玉乳,告诉我,妈妈仍正期待着亲生儿子的另一次侵犯…

  『妈妈,何必等到明天,你的亲儿子现在就想再当一次神仙…还有,你不觉得儿子一边干你一边叫你娘会比较剌激吗』我把妈妈拥入怀里,温柔地说道:『就让我再好好的疼你一次…再让儿子让娘好好的爽一回吧…』

  说完这话,我把妈妈压倒在病床,迎头就是一阵令妈妈喘不过气来的狂吻,两手在妈妈的身上胡乱的摸索着…眼看另一场肉的交战就要开始。

  突然,妈妈急急地推开我:『小色鬼,你窗也没合,门也没锁,就敢骑在你亲娘的身上猛干,就不怕被人发现,你稍忍一下,我们回去再说』

  没办法,我只好强忍住欲火,跟妈妈办完手续回家。

  回到家,我再也忍不住了大着胆子搂住妈妈的丰腰,拉她坐在床边说:“亲爱的,我好想念你啊。”

  妈妈看着我温柔动情的眼色,她慢慢把头靠在我怀里,任我去抱她。被压抑的熊熊的欲火再次燃烧起来,我一手抱着妈妈,一手飞快地脱去自己的衣服、裤子。我用手擡起妈妈的下巴,马上就含住了妈妈的樱桃小嘴,拼命的舔吃着妈妈的香唇,又把我的舌头伸进妈妈的口里,叼着妈妈的香舌吞吐起来。

  我把妈妈放倒在床上,两三下脱去妈妈的衣服,把她一身让我垂涎以久的白肉展露在眼前。

  我看见妈妈那白嫩的肌肤、巨大的乳房、突起的小腹、无比肥硕的屁股以及黑色密林般的下体,不由地呼吸急促起来。我的阴茎迅速勃起,冲血得让我痛得只想马上插进妈妈的肉穴里。

  我耐心的调教着妈妈,双手抱起妈妈的大腿,游遍了妈妈的乳房、奶头、屁股,又去摸妈妈的小穴。

  我抱起妈妈的腰,亲吻她的奶子,贪婪舔啃那越发张大的奶头,不住吮吸那曾养育我的奶头,仿佛觉得又吃到了香甜的奶水。那是我,也是每个恋母的男人最喜爱的地方,奶头既有母性的温柔又充满了女人的诱惑,因此对于我便是双重的吸引。

  我一手抓奶玩着,一手摸她的大肥屁股。妈妈在我的亲吻、抚摩下逐渐软了下来,再也无力推开我了。她软倒在我的怀里,任我肆意玩弄她的全身,双眼微张,小嘴里微微喘息着,口吐兰香的轻轻哼道:“恩……别……不要嘛……老公不要……”

  我再也忍不住妈妈的淫荡的浪哼,把阴茎对准妈妈的阴户一挺而进。你道我怎幺这幺顺利就插进了妈妈的小穴?原来妈妈在我抚摩下,阴穴早就流水如柱,湿透了一大片床单。我的鸡吧插进妈妈阴道的瞬间,只觉得一阵窒息的快感,然后就是极度的迷乱,我的腰开始不受控制的挺了起来,把鸡吧不停的插向神圣地方。

  我想停都停不住,只感到完全不手自己控制。我的手也没有去抓妈妈的肥奶,只紧紧包住妈妈的大腿,疯狂的抽动着。无比刺激和爽快的性交感觉让我欲罢不能,妈妈初经人事爱的紧缩的阴道死死抓住我的鸡吧不放,让我用尽全力才可以来回抽动滚热的鸡吧。

  而妈妈也似乎感受到被阴茎抽插的快感,不住的浪哼起来:“哦……哦……儿子啊…老公啊……啊……你……啊……快……恩……”

  其实性交就是这样,不一定就有什幺过多的淫声浪语,只有不停的原始的呼叫着:“啊…大鸡巴儿子啊……亲亲老公啊……哦……恩……来呀!”妈妈用肥腿勾着我的腰,死命把我往下压,随我的抽动不停的扭摆圆臀向上迎合着我的鸡吧。我乘机去亲她的蜜乳,再一次舔吃奶子的柔软和滑腻。母亲在疯狂的性交着,完全不像原来那幺羞怯,把一身浪肉抖得让我发狂,我不得不不停的去对准她的上下甩动翻飞的大肥乳,抓紧妈妈的圆臀,才不至于让鸡吧从阴道里滑出来。

  我狠命抽插着,妈妈的初经人事阴道壁紧包着我的龟头,在抽插几百次后,我只觉得龟头一阵滚热,整个鸡吧涨痛难忍,我想拔出来,但是被妈妈的肥腿勾死了。我感到鸡吧几乎都要爆了,同时也觉得一阵难以言语的快感传来,让我急于发泄,我用力一挺,鸡吧里有一股涨满的东西猛然喷了出来–我把精液一点不剩的射进了妈妈的阴道里。

  “噢……啊啊!”我狂着,与此同时,妈妈也“啊”的一声尖叫,一身浪肉用力一抖,奶子和小腹都挺了起来。我们同时都软倒在床上,昏睡过去……

  醒来后,我看着妈妈媚态春情,樱桃微张,一合一合的,大乳向脖子搭了过去,两腿张开,肥厚的阴唇还在流出蜜汁,白肥的巨臀少露突翘,细嫩的肚皮上粘满了我的口水和妈妈的爱液。我看着这骚美淫迷的贵妇人,忍不住又抱起妈妈,甜美的亲吻起她的嫩肉来。而妈妈也搂着我,轻轻地叫道:“儿子老公呵,刚才好舒服呢!”

  我听了一阵消魂,压在妈妈身上又干了起来,不多时就又泻倒在妈妈身上了。

  从这以后,妈妈就把我当成她的老公,任我玩弄她的美体,妈妈也爱上了这甜美的幸福生活,常常主动要求做爱,如果我有时不想做,她还会孩子一样的娇嗔道:“来嘛,就一下嘛,老公!来嘛!”想不到“因祸得福”,得到了这幺一个美妇人的所有处女地和主动求爱,更难能可贵的是我得到她的全部的爱,人生有此豔母,夫复何求?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