慾海娇娃(1-4)

慾海娇娃(1-4)

(一)

淑芬是个美丽动人的女孩子,活泼而且好动,然而,她偏偏爱上了沈静且畏羞的明义,每一个人都感到奇怪,甚至淑芬的妈妈。

「妳要和明义订婚!妳考虑清楚了没有?」郑太太望着女儿问。

淑芬耸耸肩地笑道:「我当然考虑过了。妈,妳不喜欢明义,是认为明义不够好?」

「明义是个好孩子,我当然喜欢他,但是……」

淑芬挽着妈妈的肩头,逗着问:「但是什幺?」

郑太太道:「妳和他的个性根本不相同,你们怎幺可以生活在一起?」

淑芬道:「我们要结婚的时候,也许我会变得比明义更沈静、更内向。」

郑太太没有说话,因为她知道女儿是不容易说服的。因此,在一个黄道吉日里,在亲朋好友的祝福声中,淑芳和明义终于订婚了。

这天,明义和淑芬看完一场电影,明义要开车送淑芬回家时,他说道:「我们先去海边吹吹风好不好?」

淑芬撒娇地说好,并抱挽着明义粗壮的手臂,脸上泛起了一片红晕。并且,她有意无意地将她那高耸浑圆的胸部,不停地在明义的手臂上磨擦着,蠕动着。明义从未接近过女色,经过那销魂的接触,心中慾火直升。

他改变话题道:「妳不怕太晚回家?」

淑芬道:「妈妈从来不管找,而且,何况现在也还不算太晚!」

明义虽然心中蠢蠢欲动,但是仍犹疑地道:「可是……」

「可是什幺?明义,你不爱我吗?」淑芬瞪着她那水汪汪的媚眼,气咻咻地道。

明义急忙地道:「不……我爱妳!」

到了海边,在柔和的月光照射下,笔直的海滩,四处无人,靛蓝的海水中,正映着迷人的月色。淑芬走下车来,她脱下鞋子,赤足浸在清凉的海水中。

淑芬的确是一个艳丽诱人的女郎,从小便娇生惯养的她,有着粉红透明的肌肤高挺的双乳,细盈的纤腰,浑圆肥嫩的玉臀,扣一双修长的玉腿。尤其是今晚,淑芬穿着细薄贴身的T恤,和窄小的迷你裙,更使得酥胸及大腿明显地呈琨出来。

明义被这美色诱惑了,他贪慾地看着淑芬,心中微燃着一股慾火。

淑芬回过头来道:「明义,今晚的夜色美不美?」

明义道:「月儿又圆又亮,很清澈。」

淑芬逍:「在这样美的环境下,你心里在想些什幺?」

明义道:「我的心境很平静,什幺都不想。」

淑芬逍:「那你猜,我在想什幺?」

明义想了想道:「我猜不到!」

淑芬扭动着惹火的腰肢,走到明义的面前,道:「我在想,我是不是很坏、很丑、很难看?」

明义盯着她的胸前挺耸的乳房,咽下口水不安地道:「不,妳比仙女还要美!」

淑芬擡起头,风情万种地拨了一下额前的秀发,令人销魂的媚眼,似乎含有一团慾火,火辣辣地望着明义。

明义见她浪荡的模样,血脉奔腾,胆子一壮,手臂扳住了她的纤腰,淑芬借势依偎在他的怀抱中。

淑芬娇笑盈盈,水汪汪的媚眼直送秋波。明义忍不住,慾念如脱缰野马,心魄摇摇、意乱情迷。忽然,他把嘴唇贴在淑芬的香唇上,一阵的猛吻,淑芬驯如羔羊,自动地吐出舌尖,吮舐明义的舌头。淑芬伸出手臂,紧搂住他的颈子,鼻孔微哼,瞇着眼睛,如癡如醉。明义情不自禁地,将放在纤腰的右手,慢慢地伸进淑芬的薄衣内,顺着滑嫩的肌肤,由上往下轻抚着。

忽然,他的手触摸到肉峰,肉球似的乳房被胸罩托着。他解下淑芬的丝质乳罩,突露出两颗热腾腾的肉球。

「嗯……」淑芬娇饱欲滴的小嘴吻着明义,口中的香舌滑入他的口中,纤手紧紧扣住明义的颈项,口中唔唔作声。

明义有点忍不住了,他疯狂地将她的薄衣脱掉,乳罩也解了开来。呈现在明义眼前的是一对丰满柔嫩的玉乳,那两粒粉红色的乳头,已涨硬起来了,随着淑芬的呼吸。肉球一起一伏地抖动着。

在此诱惑下,明义情不自禁地张开口含向那乳头,用力地吸吮着,弄得淑芬脸泛红潮,全身麻痒难忍。淑芬被这样一吸一吮着,一阵酸痒难当,不自禁地把丰满的胴体扭动起来,玉臀重重地贴在明义的裤裆,不停地磨擦着裤子的硬鸡巴。

这一淫荡的诱惑,使得明义慾火上涨。突然将右手伸进淑芬的裙内,由柔软的玉腿,慢慢地游动往上,直到抚摸那肥嫩的玉臀。

淑芬心跳的很厉害,娇羞地摇摆着蛇腰。

明义巳渐渐地失去理智,抚摸着玉臀的手,中指浴着臀缝。sosing.com从淑芬臀部的后面逗弄着。淑芬在微微地颤抖着,慾望巳浮现在脸上。她的手也耐不住刺激地紧抱着明义,口中呻吟:「嗯……啊……」

很快地,明义将那伸入内裤的手,中指慢慢往下栘,触撰到毛茸茸的阴毛,已有水滴流出。在明义的揉弄下淑芬的阴户发涨,两片阴唇抖动着,同时一对粉腿,不安地扭动着。他刻意地把淑芬的肾缝拨开,用中指顺着淫水滑进肉穴,由穴口往阴道里面挑动着。

她如同受了电击般,娇躯不停地颗抖,紧张的嘴里嚷着:「喔……嗯……嗯……哎呀……」

淑芬受不了这种剌激,呼吸急促,脸儿发红。此时已是春情泛滥,娇哼出声:

「啊……我……唔……我好难过……嗯……明义……我好痒……」

只一会儿,她紧张地扭动屁股,双腿不停地用力夹着,穴里的淫水不住地往外流出,润湿了整个阴道。

「哎呀!明义……明义……你停停……受不了……哦……不……不行……啊……快停……」

她急忙地捉住明义的手,娇羞的媚眼看着明义道:「明义!不要逗了,再弄的话我会痒死的!」

明义已是神智迷恋,本不想罢手,内向的他,倒是能及时地收回那如火如炽的慾念。明义道:

「好吧,那……我们……我们回去了是吗?」说着,他把她的三角裤拉好。

然而当他的手再触及到她阴户时,他已感觉的到她阴户上的阴毛已经全都沾满了淫水。

淑芬看着明义的表情,是那幺地色瞇瞇的,便含羞地道:

「明义,如果…如果你……想要的话……我们可以……可以到别的地方去。」话一说完,便害羞地依偎在明义的怀里。

淑芬知道明义的慾火正炽,为了使爱人能舒服身心,不自禁地咬着嘴唇,那只玉手,直探他的裤裆,隔着裤子,在明义已涨硬的鸡巴上,不停地捏着、磨擦着。这一陴的抚摸,使得淑芬心神飘荡地道:

「啊!好奇妙的鸡巴,好硬啊!加果它插入……」

想到这里,淑芬的春心荡漾,对性慾已产生了需求和渴望。

明义享受着这舒爽的爱抚,两手不老贺地在她的肥臀上游走着,他道:

「淑芬,今晚不要回去!」

淑芬轻声道:「嗯……」

在汽车上,明义握着方向盘,在曲延的公路上飞奔着。但是他的两只眼睛却不断地盯着淑芬的玉腿。她的迷你裙坐下后,变得更短,露出那一双诱人、滑嫩的玉腿,那三角地带,已是若隐若现了。

淑芬知道爱人正在欣赏着自己,脸上泛起一片红霞,故作娇态,扭动了一下腰肢,靠在明义的怀里。

明义此时心神幌荡不安的说:「我们先去吃个宵夜好吗?」

淑芬道:「好呀,但是……」淑芬似乎有点犹疑什幺。

明义一只手轻抚着淑芬的腰部,在她的脸颊上轻吻一下,道:「但是什幺?」

淑芬低下头,搂着他说:「我怕回去太晚了,妈妈会骂的!」

明义如释重负,脸上微笑地道:「关于这一点,妳尽可以放心,我们已经订婚了,妳可以告诉妳妈妈,说是在我家过夜,这样她应该是可以放心了,她很信任我的。」

淑芬点点头表示同意。

不知不觉地已到了市区,明义将车子停在一家大饭店前。此时夜已溧,宵夜的人也不多。明义倒了两杯酒,向淑芬道:

「淑芬,为我们的幸福干一杯!」

淑芬见他一干而尽,自己也暍了一口。

他们一面谈笑,一面吃着宵夜。酒足饭饱之后,淑芬因不胜酒量,脸上早已一片红晕。明义盯着她红晕的脸看,方才未发洩的慾火,又迅速地燃了起来,道:

「淑芬,我们走吧!」

淑芬道:「嗯!好,我觉得好累喔!」

淑芬娇羞地回答着,想到将要发生的事,更是害羞万分。

(二)